快捷搜索:

大了一点之后就成了结巴,一个结巴的孩子

那结巴的孩子吞了一口口水,看着锦袍,能够看的出来,孩子的眼睛是不会撒谎的,这孩子很想要李林手里的锦袍,穷人家的孩子哪里能够有这么好的东西啊!
 
    李林笑着将锦袍递给了李洁,对李洁道:“去,送到人家的手里!”
 
    李洁接了过来,一步两步到了那孩子面前,一下子将锦袍塞到孩子的手里,嬉笑道:“呵呵,给你你就拿着吧!”
 
    孩子愣了一下,虽然就看到孩子的拿着锦袍的手一紧,看来是收下了,连忙拜谢道:“多谢小姐,多谢老爷!”
 
    李林摆摆手,道:“呵呵,不用谢了,你看你,鼻涕又流下来了,还是赶紧披上吧!”
 
    可是就看那结巴的孩子工工整整的将锦袍叠好,捧在了怀里,没有动,李洁疑惑的看着结巴道:“你怎么不披上呢,还叠上了,来,我帮你披上!”李林现在就李洁这么一个女儿,李林当然是捧为了掌上明珠,但是家里几女在呢,当然是几个人一起调教这么一个女孩子,希望他以后芊芊有礼,找个好人家。
 
    但是李洁的热情,到时让结巴孩子连连头回,道:“不……不必了,多谢小……小姐,这锦袍……锦袍不敢……不敢弄脏,回家……回家还要给娘亲穿……穿呢……”
 
    “多孝顺的孩子啊!”李林都不禁为之感叹,几步上前,蹲下身子,一拍孩子的肩膀,道:“好孩子!真是个好孩子,没事,我再给你一件,你和你娘就都可以取暖了!”说着,一伸手,冲着李平和夏侯霸他们这边,这几个小子在马上,身上就披着锦袍呢,李平立即解下来自己,策马过来,交到了李林的手里,李林直接披在了结巴孩子的身上,李平这一个自然要比李林的差一些,李林有那锦袍几乎没上过身,李平这个自然要差一些。
 
    “多谢……多谢……”这结巴孩子还是一个劲的道谢,说话很费劲。
 
    李林看着孩子说话怪费劲的,连忙摆摆手,道:“好了,好了,都说了不用谢了,对了!你放牛怎么还在树上放啊?”
 
    结巴孩子道:“在树上可以清楚的看到牛在哪里,我还能在树荫下乘凉,还能看书!”
 
    李林点点头,夸奖道:“嗯!不错,好孩子!还还真有办法,你现在读什么书呢?拿出来给我看看?”
 
    就看孩子从怀里拿出一本书,给李林一看,原来是一本破破烂烂的《孟子》,李林点点头,怪不得这么有礼仪,还真是读过孔孟的,李林疑惑道:“这书里的字,你可是全认识?”
 
 第一百九十八章 牛娃邓艾
 
    听了李林的话,就看孩子脸一红,很是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不……不是,一些是娘亲交的,一些是我在村里的学堂那里偷听来的!”说着,孩子还轻轻的抚摸了一下手里已经破烂的不行的书,道:“这……这还是……还是爹爹给我留下的呢!”
 
    李林一听孩子的话,脑袋里立即就出现了一个画面,一个汉子,从军之前,将一本《孟子》交在了一个还十分幼小的孩子的手里,汉子当然也是没啥文化,不知道这么小的孩子是不适合读《孟子》的,但是汉子也是想自己没文化,但是不能让自己的孩子也跟着自己一样,没文化,后来汉子战死沙场,再也没有回来,而这个孩子因为从小没了爹,所以家里孤儿寡母的,总是被人欺负,孩子因为很孤僻,大了一点之后,就成了结巴,一个结巴的孩子,因为交不起学费,每天都是偷偷的在学堂的墙根底下偷听里面的讲课,而里面有钱人家的孩子呢?确实上着课,还呼呼大睡,浪费时间。
 
    李林轻轻的拍打了几下孩子的肩膀,道:“孩子,你可是本地人?”其实李林很早就想实施像是义务教育的那种形势了,但是在这样的天下,实施起来太困难了,连年征战,大部分的受辱都是搭在了军费上,还要在废墟之中建起高楼,以前在幽辽还好,因为地方大,人少,所以李林开展的大学,在自己老是管宁还有一众文人一起,办得也算是有声有色,很多孩子也可以读得起书,但是现在地盘越来越大,就跟《红楼梦》里面王熙凤的那句话,“大,也有大的难处!”李林还要应付这天下诸侯,所以也是要节衣缩食般的过活,现在这许昌里面的大学,都还没有开展起来,看到这孩子的可怜样,倒是让李林有些心里不是滋味,总觉得自己一直说是为了百姓,为了百姓的,但是这广大最基层的人民群众依旧生活在水生火热之中啊没有药铺,但是出了在城里的一些人懂得医术,在乡野只见,也有不少的会写皮毛医术的人,上山采药,然后给人治病,也算是个维持生计的法子,李林道:“嗯!好,你等下啊!”说着,一摸兜,没有钱,当然没钱,堂堂辽侯,出门哪有带钱的,虽然在街市上是要啥买啥,但是李林也不需要父亲,自然有暗中保护自己的护卫,在自己的屁股后头给钱,要么不说这跟班不好当呢,何况还要时刻保护李林的安全,幸好李林也就是在自己治下的城里逛逛,安全有了很大的保证。
 
    李林一回头,对几个大一点的孩子说道:“你们兜里有钱吗?”
 
    几个小子都一样头,李虎郁闷的说道:“娘亲每个月给的月钱可少了!”
 
    “去去去!”李林没好气的说道:“还埋怨起你娘来了!”李林家里算是实行男孩子穷养的阶段,加上辽侯府里啥没有,孩子都是长身体的时候,都不用被人说,家里的下人就给张罗好吃的了,家中几女也是为了防止几个孩子成了纨绔子弟,花花公子,所以严重的限制每个月给的零花钱,想要钱可以要,只要原因合理,辽侯府差钱吗?
 
    看了看,李林知道自己没现金,这个时代也不能刷卡不是,低头一看,自己蹲下来之后,腰间挂的的玉佩在耷拉下来,在那里晃悠着,李林笑道:“呵呵,就它了!”这个时代没有那么高超的手工艺,这玉石器具,也就像李林这样身份的人才能够佩戴,当然十分贵重,但是身为二十一世纪的李林,见过了很多精美雕刻的玉坠,玉器,再看着自己这块,根本也没啥特别的啊,也不是很喜欢,索性就直接给人了吧。
 
    李林直接见玉佩那下来,抵到了结巴孩子的手里,道:“来!这个给你,去给你娘亲买药吧!”
 
    就看那孩子激动万分,连连摇头,道:“老爷,我不能要,不能要,这的……这个太贵重了……太贵重了!”
 
    李林假装吓唬的说道:“让你拿你就拿着,你娘亲的病难道你不管了?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