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
那么庞妈妈对她还有可能是打着善意的念头么李

那么庞妈妈对她还有可能是打着善意的念头么李

木易慌忙道:因为我家媳妇,就是租居于小神仙贵府的吉祥姑娘啊! 李鱼的心陡地一沉,吉祥终于嫁了啊。 李鱼心中莫名地有些不舍。不过他又不曾向妙家提过亲,人家嫁女,难道还...

  方才一拳打倒木易的大汉呼啸一拳击向李鱼面门

方才一拳打倒木易的大汉呼啸一拳击向李鱼面门

庞妈妈胖胖的手腕一抖,刷地一下又收了那纸,身后两个魁梧大汉又上前一步,俯视着妙策,沉声道:某就是李扬(白乾!)。第三名大汉懒洋洋地抬一抬手,道:某 就是带笔人:荆沿...

竟然押着几个人,跪倒在了李林的面前

竟然押着几个人,跪倒在了李林的面前

扑腾!只看那孩子一下子跪了下来,一个劲的磕头道:多谢老爷,多谢老爷!老爷大恩,我终身难以报答!孩子很是激动,就连嘴都利索了,也不可把了。 李林看一个十岁左右的孩子,...

大了一点之后就成了结巴,一个结巴的孩子

大了一点之后就成了结巴,一个结巴的孩子

那结巴的孩子吞了一口口水,看着锦袍,能够看的出来,孩子的眼睛是不会撒谎的,这孩子很想要李林手里的锦袍,穷人家的孩子哪里能够有这么好的东西啊! 李林笑着将锦袍递给了李...

马车上的锦袍,是也是为了防止忽然降温所以预

马车上的锦袍,是也是为了防止忽然降温所以预

看着很是淡定的李晨,再看看一脸惊慌的李洁,李林不免笑道:呵呵,你啊,你看你弟弟,一点都不害怕,你这个当姐姐的怎么还这样啊!羞不羞! 嗯李洁一听李林的话,腻歪的靠在了...